群众。

救了太宰治一命的当事小和服本服

Maybe Another Time(一)

扣宇

有私设


杨晓宇晚上要把刘宝送回家,有一整长条的路要开回去,之后在胡同口下车,送他回他二十平的出租屋,自从刘宝被查出得病以后就试图完成一些在他看来十足有勇气的叛逆想法,搬出去自己住算一件,喝的烂醉如泥算另一件。

有时候也就在那睡了,把床单列出来盖自个身上,但今天不行,杨晓宇得去还车。


杨晓宇在他演出的那家livehouse以外的酒吧都非常擅长伪装成热爱摇滚留美归来的年轻帅气富二代,由此可以轻松做到拔鸟就走人后还能继续让人恋恋不舍。

实则杨晓宇每次专停正门口的奔驰G500是livehouse主理人的

刘宝吐的有够呛,杨晓宇只适合制造烂摊子,不适合收拾彩色呕吐物,他能做的只有摘下刘宝眼睛让他暂时屏蔽眼前这一混乱场景,然后放心的安然入睡,其余的大可放到第二天

杨晓宇最擅长的就是第二天

没有特指,也不是病句,杨晓宇擅长将一切放到第二天。比如刘宝的呕吐物;写不完的歌;排练;拖欠很久的电费;按时间长短高矮排列的外卖盒;和刘宝比赛扁平的无数易拉罐;做完爱残留的粘稠物;如果主理人不催也可以拖到第二天再还的G500

当然,还有刘宝和自己的病

杨晓宇总是威胁刘宝帮他做很多其实无关紧要的事儿,理由是:如果不是陪刘宝去检查,如果不是赶上免费体检日,自己也不会被查出来得病

可是每次看到杨晓宇热情似火的跳钢管舞,每天早上用一个小时的时间捣鼓头发,乐队演出跳水跟自己说又被摸硬了,刘宝就不相信杨晓宇得病,觉得他是为了安慰自己想出来的对策。但当杨晓宇狼吞虎咽残卷完自己盖浇饭后虎视眈眈盯着自己没吃几口的饭这一设想就被推翻。

他哪有那么好心


“妈的,刘宝怎么做到连昨天吃的兰州拉面还没消化掉的”杨晓宇把车停到地下车库翻出手机找主理人给的单元号。准备下车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孤单,周围几辆车里都开着小小的暖橘色车灯,杨晓宇张望过去果然大部分都是中年男子。杨晓宇懂这种感觉,就好像小时候每次得知他爸在家,杨晓宇都会在楼道口呆好长时间。这帮人该享有属于自己空间的孤独和归家前的作势

“好玩儿,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跟看默片一样”闲人杨晓宇就这么看着周围的车灯满满暗下去,然后走出啤酒肚圆扁不一的男人,到最后只剩下斜前面那辆普蓝福特还开着顶灯

“这男的老婆得多凶啊”杨晓宇咂嘴,不打算接着看默片了,人家主理人也有春宵一刻值千金的时候。


直到杨晓宇锁完车转身碰上同样真正锁车的男人,杨晓宇开始感谢他的婚姻危机




杨晓宇很明目张胆的打量着身边浑身散发资本主义气息的西装三件套,他的确没学会礼貌的透过电梯镜面反射偷偷打量别人以表礼貌性

他很清楚也很会利用自己的炽热目光,可能是杨晓宇越帖越近的原因也可能的确是因为他过于清澈灼热的目光,Michael摸了摸鼻子

“你好,请问 ? 有什么能帮你的吗”

在对方侧身的瞬间杨晓宇敏锐捕捉到他边角汗津津的S大学教学讲义。非正规的楷体字,结尾有黑色墨迹晕染开

“你是大学老师?”杨晓宇答非所问的看着Michael,对方显然被这敏锐的捕捉能力下了一跳,当然,他不着痕迹的下意识把讲义背在身后的小动作也被杨晓宇捕捉到

“额…嗯,我目前任职——”电梯很不合时宜的响了,是对杨晓宇来说。杨晓宇看着Michael像只没学会两脚直立的狗熊退出电梯时有点惋惜,他不介意去这个大资本学者的家里坐坐看看他凶悍的妻子或者两人转头去商务快捷来一场抱有负罪感的性爱,可惜现代科技的便捷阻止了这些发生

“我现在甚至只知道他家住在十四楼,名字叫Michuel”杨晓宇瘫在主理人的沙发上很沮丧的干了半罐啤酒

“是Michael,是a不是u,那个名字不成立”

“是吗?好吧,我怎么知道,他的墨水都晕开了”杨晓宇肉眼可见的更沮丧了

杨晓宇回家的时候已经接近半夜,他坐在滴滴后座上试图得出最后结论 : 主理人也搬到这儿没多久,只说工作时差不同大概是见过一两次他带着女儿,但没见过他妻子,女儿倒是连耳朵上总带着小公主苏菲亚的夸张劣质耳夹都记得很清楚,说是因为太可爱。杨晓宇很头疼,打算让这次艳遇顺着打开的车窗飘出外滩

“嘶,不过,你怎么知道那个耳夹是小公主苏菲亚的”【发送至livehouse主理人威哥】







题目选自乐队Fend Suave的同名歌曲





评论(5)

热度(8)